夏义

与君共长生——第一章

暗夜罗×战枫
就是有脑洞了,想写。第一次写东西所以文笔是渣,但是我爱这对cp。不喜误入啊。

枫儿,我平生最恨别人骗我。

暗河宫的地牢,本是嘈杂可怖的地方,而今日只有刑鞭的声音和锁链摩擦的响动证明这这还是那个可怕的牢房,明明是极糟糕的境遇,受刑的人却是安静的可怕。

看着沉默的战枫,暗夜罗有着些许烦躁 ,他的枫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走进牢房时,两个狱卒看到他恭敬的叫了声宫主。战枫闻声抬起头,四目相对时暗夜罗想起在后山被战枫袭击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是如此,愤怒与仇恨,还有浓浓的杀意。

内心的怒火越来越盛。

暗夜罗举起烙铁,神色淡淡的看着烧的通红的铁面。

“烈明镜的儿子,呵,相处久了难免有些情分。”

“可我平生最恨别人骗我。”

通红的铁器狠狠按进战枫胸膛。

钻心的的疼痛使战枫难以保持冷漠,可还是拼命咬紧牙关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表现出软弱 。当烙铁粘着皮肉拿了下去时,伤口处如千万虫蚁噬咬,战枫的手攥着铁链更紧了。暗夜罗知道这滋味不好受,可仍然不愿意就这么罢休,被背叛的感觉让他想起那个夜晚,想起姐姐对自己刻骨铭心的痛。

枫儿,你不可以背叛我,你是我的。

“听着,只要人不死,怎么折磨都可以。”

“宫主,药已经备好了。”薰衣小心翼翼的捧着丹药呈给暗夜罗。战枫一行人被抓来三天,三天里,这位暗河宫主却没有任何动作,除了见了一次战枫和烈如歌,剩下的时间都只是待在殿中,气氛压抑的可怕。

暗夜罗盯着那枚丹药,微微皱起眉头。他有些犹豫了。

枫儿,你会恨我吗。

“回禀宫主,战枫已在偏殿。”

突然的声音打破了暗夜罗的思绪,最终他还是拿起了丹药,走进了偏殿。光线不算强烈的殿内,战枫躺在卧榻上,原本的藏蓝色的里衣已被血液染黑,苍白的脸色无一点往日的神采。被封住穴道的他见到来人时,眼里的杀意毫不掩藏,暗夜罗却一点也不在意。走近卧榻,轻抚战枫的面庞。

“枫儿,舅舅带你看场戏如何。”

战枫极力想避开暗夜罗的手可惜都是徒劳。

看着战枫的反应,暗夜罗笑了,倒也不气。转身对门口的人吩咐到“把人带上来。”

门外似有人进入,可是战枫无法转头去看清来人。

“烈如歌,我给你的选择,你选好了吗。”

听到名字 战枫极力的想冲破穴道,他太了解暗夜罗,如歌在这里的威险很大。暗夜罗转头看到他的举动,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内力压向战枫。

暗夜罗俯下身,轻轻的靠在战枫耳边。语气温柔的可怕。

“枫儿,你还是乖一点,否则舅舅不知道会对她做什么。”

战枫绷紧了神经,挣扎的动作不得不停着。眼睁睁的看着如歌向暗夜罗越走越近。

如歌的面色很苍白,战枫不是到她遭受了什么,外表虽然没有伤,但是战枫知道她肯定不好过。

如歌在床榻旁停下,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选好了。”

暗夜罗笑了,手里的盒子递到如歌面前。

“你亲自喂给他吃。”

如歌不可置信的看着暗夜罗。

“你不是只让我做选择吗?”

听到她的话,暗夜罗嘴角裂开的弧度更大了。

“是说你单纯呢还是蠢呢,你不亲自动手,这选择还有意义吗?别忘了,他们的命还在我的手上!”

一瞬间,如歌知道一切都成定局。

她颤抖着接过丹药,走到战枫面前。战枫看到,她哭了。

“师兄,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丹药入喉的那一刻,战枫知道暗夜罗说的戏是什么了。他看着如歌,她哭的那样伤心,往日天真可爱的少女,终究还是面对了现实的残酷。战枫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还是他的大师兄,还是心疼自己的小师妹,可是,自己的心,此时此刻却是这样的冷。

暗夜罗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两个宫女上去将要带走如歌,如歌反应过来看着暗夜罗。

“你答应我的,我选了战枫就会放了我们。”她奋力的挣扎着,可还是被两个人强行带了出去。

暗夜罗解开战枫的穴道,卧榻上的人却还是一动不动,殿内静的可怕。长久,战枫望向暗夜罗。

“何物?”

“凤骨丹,服用者,错筋脉,毁修为,一生不得再习武。”

枫儿,哪怕你恨我,我也要将你留下,你只属于我。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