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义

与君共长生——第四章



完蛋啦,肉肉怎么写啊_ノ乙(、ン、)_


“大师兄于我们,亦兄亦父。师傅要管理山庄,很是繁忙,又没有妻子,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就是大师兄带着我们。可是说到底,大师兄也只不过是比我们大两岁的孩子。但是我们都知道,只要在这个烈火山庄,只要有大师兄在,这里就是家。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大师兄也会受伤,也会需要保护。碧儿,我要去找大师兄,我有感觉,大师兄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活着。”



梦醒即是现实,可是当现实也变得像梦一样荒诞时,人却无法像梦一样坦然接受。所以在暗夜罗连续几天贴身的照顾下,战枫终于忍不住问到:“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可是暗夜罗眼神中却明显闪过喜悦,是的,喜悦。战枫能感觉到他情绪微妙的变化,连原本僵硬的气氛都变得缓和。


“枫儿,乖乖把药喝了,这是最后一副了,喝完舅舅便告诉你。”又是这样的语气,温和的就好像一切还未发生,他还是自己的舅舅,还是可以那样关心自己。


战枫接过药碗,这几天的经验让他知道,乖乖喝药是最好的选择。苦涩的药顺着喉咙涌下 ,


战枫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放下药碗时,递到嘴边的蜜饯却让他的怒气再也压不住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


暗夜罗却像没有感到他的怒气一样,轻轻放下手里的蜜饯后,温柔的擦去战枫嘴角的药汁。战枫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枫儿,与我成亲可好。”


?!!!!!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战枫僵硬在那,他终于知道长久以来他与暗夜罗奇怪的氛围根本不是长辈的慈爱,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大少爷,管理山庄事物那么久,江湖奇闻异事听的不少,断袖之癖自是知道的,只是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面前这个人,战枫觉得世界都混乱了。只是还没等他从混乱中清醒,就看到暗夜罗已经起身,只留下一句“枫儿,好好考虑。”便出去了。


战枫也许不会想到,他早已在一张布好的网中,等待着猎人收网。




“枫儿不喜欢吗?”


暗夜罗一进房内,便看见床上的战枫用力的扯着脚腕上的锁链,尽管不是很剧烈的动作,但也还是让久病初遇的他出了一层薄汗,雪白的里衣紧贴在身上,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血色。听到声音的战枫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但很快又被他压了下去,认命的放下拽着铁链的手,背对着暗夜罗,没有一点打算搭理的意思。


似乎预料到对方的漠视,暗夜罗自顾自的沿着链子一点点摸至战枫的脚踝,鲜红的皮质锁链绑着他的脚腕,白皙的皮肤有这淡淡的瘀痕,附在脚腕上的手不自觉的在在勒痕处摩擦着。温热的触感让战枫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刚想踹开暗夜罗,脚踝却被他猛地一拽,整个身体倒在了床上。下一刻,暗夜罗已经栖身而上,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战枫有些慌乱,手下意识挡在他靠近的脸前。


太近了


奕浪说的一点不错,国色天姿之容, 一点都没有夸张。只是再美丽,那双秀长的眼睛看向自己时露骨的感情也让他感到不适。


“滚开!”


暗夜罗充耳不闻的强硬扒开战枫的手,他没用内力,而是用蛮力将战枫的双手压在头顶。战枫惊恐的看着暗夜罗。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


问:“为什么舅舅只绑脚链?”


罗舅:“其实我有全套的,等成亲用。”


战枫:“。。。。操。”


与君共长生——第三章



烈火山庄了自那之后乱成了一团,因为如歌最初只是忘了战枫,众人猜测是战枫出了什么事情刺激了如歌,惋惜的同时想着也许忘了对她也是件好事,便也不能强迫如歌记起。加之暗河宫未除,一切都需从长计议,所以庄内事务依旧紧张。可是渐渐的,却发现如歌忘记的事情开始变多,最开始是一些不重要的人,接着却是蝶衣、庄主,甚至庄内有些人要想很久才能叫出名字。众人为此都十分着急,银雪尝试着将自己的血喂给如歌,失忆的状况明显有了缓解,但是还是想不起来忘记的人。银雪本想带着如歌回飘渺派,但是暗河宫仍在,烈火山庄依旧十分危险。无法,只能留在庄内,继续研究替如歌恢复记忆的方法。


松院内,碧儿看天色已晚,想去看看姬惊雷是否就寝。她知道,自战枫出事后,他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来到姬惊雷的房门口,果然看见灯火未灭。


“三少爷,您睡了吗?”


等了一会儿,姬惊雷打开房门。碧儿看着他明显消瘦很多的脸,很是心疼。战枫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很大。


“三少爷,人死不能复生。大少爷肯定不希望你如此。”


姬惊雷摇摇头,“碧儿,我想去趟暗河宫。”


我不相信,大师兄会死。






倾泻而下的水幕扬起水珠,少年兀自立在台中,还是那一帘瀑布,那一方石台,一切景色依旧,不能再熟悉的场景了。


我回来吗?战枫这样问自己。手下意识的握紧,那把熟悉的天命却不在身边,终究有些东西变了。


庄内来来往往的仆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行色匆匆,繁忙的厉害。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或者说更像是无视。


“大哥哥,你是谁啊?”那是一道有些熟悉的童音,低头看时,一个女孩伸着藕节般的手臂抓着自己的衣角,一身红衣,水灵灵的眼睛天真的看着自己,可爱极了。他蹲下来,有些迷茫的看着女孩,“歌儿?”


“大哥哥知道我?”小如歌甜甜的笑着,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大哥哥,你带我玩儿好不好,庄里的师兄们玉师兄的腿不方便,姬师兄身体也不好,都没人陪歌儿玩儿了。”


战枫茫然,“你的大师兄呢?”


“大师兄就是玉师兄啊。大哥哥你是不是不想陪歌儿玩?”小如歌表情立刻泫然欲泣,抓着战枫的手左右晃着,一副不答应就哭给她看的样子。


战枫有些慌乱,忙安慰道:“不会的我会陪着歌儿。”


“那说好了,哥哥就一直陪着歌儿好不好,不要离开歌儿。”


“一直?”


“是啊,大哥哥不愿意吗?”


那双仰视自己的眼睛仿若拥有魔力。让人无法拒绝。


“我会永远陪着歌儿,保护歌儿。”答案说出口时,似乎有什么在被忘却,又似乎一切本该如此。



已经三天了,暗夜罗看着床上沉睡的人, 心情焦躁到了极点。


这种事物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让他极度烦躁。


为什么,他们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不愿意面对这份现实。


枫儿,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永远站在你身边的人。


枫儿,你醒来好不好。


枫儿。。。


秋千的弧度没有增加,小如歌疑惑的回头。


“大哥哥,你怎么了?”


少年不自觉的望向天空,“好像有个声音在叫我,很熟悉的声音。”


“是不是有谁在想着大哥哥?”


女孩天真的回答,却没引起少年的欢乐。


战枫静默良久,看着小小的如歌。女孩微笑着,如记忆里一样纯净可爱。


“不会有人想着我的,已经没有人再需要我了。”他松开手,秋千停止了摆动,四周的一切归于沉寂,战枫看着记忆中的孩子,一点点的随着风景,消失在眼前。


从一开始,我就无法摆脱被舍弃的命运,何来资格幻想幸福。


终究是一场梦,该醒了。


——————————————————————————————


我保证,小师弟是助攻。(⁄ ⁄•⁄ω⁄•⁄ ⁄)






与君共长生——第二章

战枫×暗夜罗

我会努力写的甜甜的。


凤骨丹,仙者之丹。凤凰涅槃,毁肌重塑,修为精进,凡者不可食。有生者食之于高寒之地,欲得仙者之缘,奈何肉者凡胎,药力不可受,幸未身死,然内力错乱,面容焚毁,不可再修得武学。遂入乡野,亦得绵长寿数,故而儿孙满堂,一生顺遂。




如果有人告诉战枫,他以后会和一个大男人在一个池子了搂搂抱抱,绝对会被他一巴掌打飞,还是脸朝地,摁土里出不来的那种。


可是现在,暗河宫的寒洞里,两个交叠的身影浸没在潭水中,暗夜罗小心的用内力护住战枫,在吞下凤骨丹的一个时辰后,霸道的药力开始烧灼战枫的四肢百骸,一瞬间几乎带走了他所有的意识,唯有疼,钻心入骨的疼。


战枫曾以为,疼痛是他生活里最普通的事情,从小到大习武练剑 从来都没轻松过,连在牢房里被折磨,他都能承受,都不惧怕。可是现在他真的撑不住了,体内就像是被岩浆涌入一般,身体的每一寸都在被撕裂了,连每一根骨头都像是要被一点一点熔化。龟裂开的皮肤因为暗夜罗放入寒潭的药物不断愈合又裂开,常年冰冷的潭水,一点点染红,尽然漫开些许水汽,开始有着蒸腾的趋势。


战枫在伤口修复麻痒感和入骨的疼痛折磨下终究崩溃了。他紧紧的抱着暗夜罗,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助而绝望。暗夜罗看着他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战枫,脆弱的让他心疼,他后悔了。


他听到战枫带着哭腔说“舅舅,枫儿好疼。”


凌晨,烈火山庄门口,不知何时被人放了三个大箱子。熟悉的场景让留在庄内的黄琮紧张起来,拉着庄内众人,小心的将箱子抬进山庄,打开时果不其然,如歌,银雪,玉自寒都在里面。三人都没有外伤,尽管这样,众人还是十分焦急,一时间手忙脚乱。庄内大夫告诉大家只是中了迷香昏睡了,大家仍是不放心,一直等到他们转醒。


玉自寒最早醒来,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腿和听力回到了从前,如歌和银雪也相继醒来,都没有受伤。


姬惊雷一直等到众人都询问完,终于忍不住问到:“小师妹,大师兄呢?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出事了?”


如歌面色疑惑“大师兄?。。。是谁?”


战枫躺在床上入眼满是昏暗,他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身体更没有一点力气,习惯性的尝试催动内力,阻塞的筋脉告诉他,他是个活着的废人了。


“枫儿,你醒了?”暗夜罗本就趴在床边,战枫一动他便醒了。


对上暗夜罗的目光时,战枫有点恍惚,心里生出一丝怪异,那双看向自己眼睛里包含的情感太过真切,那是不加掩饰的爱意与心疼。就好像在一切真相还没有被打破之前,他也是这样,对着自己练功的伤痕满是疼惜,温柔的过分。可惜,终究都是假的。


“暗夜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冰冷的声音直接浇灭了暗夜罗的喜悦。暗夜罗知道,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枫儿,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舅舅。”他说的那样温柔,可是战枫明显感觉到声音中的压迫感,但他并不打算停下。


“你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报复烈火山庄,你利用我害死我的亲生父亲。暗夜罗,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呵,亲生父亲?”暗夜罗像是听到了极好笑话般,笑得癫狂。


他看向战枫一字一句的说到:“你的亲生父亲,为了所谓的兄弟情谊,将刚出生的你和烈如歌掉包,你的亲生父亲,为了保护烈如歌,明知道你被我欺骗越陷越深,都不肯告诉你真相,你的亲生父亲,宁可将山庄交给烈如歌也不交给你。枫儿,他真是你的好父亲。”


战枫冷漠的脸上出现裂痕,暗夜罗却越说越激动。


“你的好师妹,为了自己活着,选择废了你。”


不是,师妹的选择是被逼无奈。


“你的好父亲,直到临死也不肯告诉你你的身世。”


不是!


“你的好父亲,为了守住秘密,不惜杀害你的亲生母亲。”


!!!!


战枫震惊的看着暗夜罗,他想反驳,想找些理由,喉咙却像是被人死死掐住一样,呼吸都变得困难。


“枫儿,你都不好奇吗,你的母亲平安的生下你,却看见自己的丈夫将刚出生的孩子抱走,她怎么可能同意。烈明镜为了守住这个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她,不是吗?死人的嘴,是最牢的。”


有些东西,自己再小心翼翼的不去想,不去碰,可还是会被人揭开那层微薄的遮盖物,露出鲜血淋漓的真相。


喉咙中的腥甜再也压不住,鲜血顺着嘴角滑落,战枫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枫儿!”





——————————————————————————


战枫:老子刚醒就被气晕了,说好的爱呢,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


舅舅请跪搓衣板。


同志们,我尽力了。_(:3」∠❀)_



与君共长生——第一章

暗夜罗×战枫
就是有脑洞了,想写。第一次写东西所以文笔是渣,但是我爱这对cp。不喜误入啊。

枫儿,我平生最恨别人骗我。

暗河宫的地牢,本是嘈杂可怖的地方,而今日只有刑鞭的声音和锁链摩擦的响动证明这这还是那个可怕的牢房,明明是极糟糕的境遇,受刑的人却是安静的可怕。

看着沉默的战枫,暗夜罗有着些许烦躁 ,他的枫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走进牢房时,两个狱卒看到他恭敬的叫了声宫主。战枫闻声抬起头,四目相对时暗夜罗想起在后山被战枫袭击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是如此,愤怒与仇恨,还有浓浓的杀意。

内心的怒火越来越盛。

暗夜罗举起烙铁,神色淡淡的看着烧的通红的铁面。

“烈明镜的儿子,呵,相处久了难免有些情分。”

“可我平生最恨别人骗我。”

通红的铁器狠狠按进战枫胸膛。

钻心的的疼痛使战枫难以保持冷漠,可还是拼命咬紧牙关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表现出软弱 。当烙铁粘着皮肉拿了下去时,伤口处如千万虫蚁噬咬,战枫的手攥着铁链更紧了。暗夜罗知道这滋味不好受,可仍然不愿意就这么罢休,被背叛的感觉让他想起那个夜晚,想起姐姐对自己刻骨铭心的痛。

枫儿,你不可以背叛我,你是我的。

“听着,只要人不死,怎么折磨都可以。”

“宫主,药已经备好了。”薰衣小心翼翼的捧着丹药呈给暗夜罗。战枫一行人被抓来三天,三天里,这位暗河宫主却没有任何动作,除了见了一次战枫和烈如歌,剩下的时间都只是待在殿中,气氛压抑的可怕。

暗夜罗盯着那枚丹药,微微皱起眉头。他有些犹豫了。

枫儿,你会恨我吗。

“回禀宫主,战枫已在偏殿。”

突然的声音打破了暗夜罗的思绪,最终他还是拿起了丹药,走进了偏殿。光线不算强烈的殿内,战枫躺在卧榻上,原本的藏蓝色的里衣已被血液染黑,苍白的脸色无一点往日的神采。被封住穴道的他见到来人时,眼里的杀意毫不掩藏,暗夜罗却一点也不在意。走近卧榻,轻抚战枫的面庞。

“枫儿,舅舅带你看场戏如何。”

战枫极力想避开暗夜罗的手可惜都是徒劳。

看着战枫的反应,暗夜罗笑了,倒也不气。转身对门口的人吩咐到“把人带上来。”

门外似有人进入,可是战枫无法转头去看清来人。

“烈如歌,我给你的选择,你选好了吗。”

听到名字 战枫极力的想冲破穴道,他太了解暗夜罗,如歌在这里的威险很大。暗夜罗转头看到他的举动,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内力压向战枫。

暗夜罗俯下身,轻轻的靠在战枫耳边。语气温柔的可怕。

“枫儿,你还是乖一点,否则舅舅不知道会对她做什么。”

战枫绷紧了神经,挣扎的动作不得不停着。眼睁睁的看着如歌向暗夜罗越走越近。

如歌的面色很苍白,战枫不是到她遭受了什么,外表虽然没有伤,但是战枫知道她肯定不好过。

如歌在床榻旁停下,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选好了。”

暗夜罗笑了,手里的盒子递到如歌面前。

“你亲自喂给他吃。”

如歌不可置信的看着暗夜罗。

“你不是只让我做选择吗?”

听到她的话,暗夜罗嘴角裂开的弧度更大了。

“是说你单纯呢还是蠢呢,你不亲自动手,这选择还有意义吗?别忘了,他们的命还在我的手上!”

一瞬间,如歌知道一切都成定局。

她颤抖着接过丹药,走到战枫面前。战枫看到,她哭了。

“师兄,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丹药入喉的那一刻,战枫知道暗夜罗说的戏是什么了。他看着如歌,她哭的那样伤心,往日天真可爱的少女,终究还是面对了现实的残酷。战枫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还是他的大师兄,还是心疼自己的小师妹,可是,自己的心,此时此刻却是这样的冷。

暗夜罗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两个宫女上去将要带走如歌,如歌反应过来看着暗夜罗。

“你答应我的,我选了战枫就会放了我们。”她奋力的挣扎着,可还是被两个人强行带了出去。

暗夜罗解开战枫的穴道,卧榻上的人却还是一动不动,殿内静的可怕。长久,战枫望向暗夜罗。

“何物?”

“凤骨丹,服用者,错筋脉,毁修为,一生不得再习武。”

枫儿,哪怕你恨我,我也要将你留下,你只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