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义

与君共长生——第四章



完蛋啦,肉肉怎么写啊_ノ乙(、ン、)_


“大师兄于我们,亦兄亦父。师傅要管理山庄,很是繁忙,又没有妻子,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就是大师兄带着我们。可是说到底,大师兄也只不过是比我们大两岁的孩子。但是我们都知道,只要在这个烈火山庄,只要有大师兄在,这里就是家。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大师兄也会受伤,也会需要保护。碧儿,我要去找大师兄,我有感觉,大师兄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活着。”



梦醒即是现实,可是当现实也变得像梦一样荒诞时,人却无法像梦一样坦然接受。所以在暗夜罗连续几天贴身的照顾下,战枫终于忍不住问到:“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可是暗夜罗眼神中却明显闪过喜悦,是的,喜悦。战枫能感觉到他情绪微妙的变化,连原本僵硬的气氛都变得缓和。


“枫儿,乖乖把药喝了,这是最后一副了,喝完舅舅便告诉你。”又是这样的语气,温和的就好像一切还未发生,他还是自己的舅舅,还是可以那样关心自己。


战枫接过药碗,这几天的经验让他知道,乖乖喝药是最好的选择。苦涩的药顺着喉咙涌下 ,


战枫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放下药碗时,递到嘴边的蜜饯却让他的怒气再也压不住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


暗夜罗却像没有感到他的怒气一样,轻轻放下手里的蜜饯后,温柔的擦去战枫嘴角的药汁。战枫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枫儿,与我成亲可好。”


?!!!!!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战枫僵硬在那,他终于知道长久以来他与暗夜罗奇怪的氛围根本不是长辈的慈爱,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大少爷,管理山庄事物那么久,江湖奇闻异事听的不少,断袖之癖自是知道的,只是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面前这个人,战枫觉得世界都混乱了。只是还没等他从混乱中清醒,就看到暗夜罗已经起身,只留下一句“枫儿,好好考虑。”便出去了。


战枫也许不会想到,他早已在一张布好的网中,等待着猎人收网。




“枫儿不喜欢吗?”


暗夜罗一进房内,便看见床上的战枫用力的扯着脚腕上的锁链,尽管不是很剧烈的动作,但也还是让久病初遇的他出了一层薄汗,雪白的里衣紧贴在身上,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血色。听到声音的战枫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但很快又被他压了下去,认命的放下拽着铁链的手,背对着暗夜罗,没有一点打算搭理的意思。


似乎预料到对方的漠视,暗夜罗自顾自的沿着链子一点点摸至战枫的脚踝,鲜红的皮质锁链绑着他的脚腕,白皙的皮肤有这淡淡的瘀痕,附在脚腕上的手不自觉的在在勒痕处摩擦着。温热的触感让战枫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刚想踹开暗夜罗,脚踝却被他猛地一拽,整个身体倒在了床上。下一刻,暗夜罗已经栖身而上,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战枫有些慌乱,手下意识挡在他靠近的脸前。


太近了


奕浪说的一点不错,国色天姿之容, 一点都没有夸张。只是再美丽,那双秀长的眼睛看向自己时露骨的感情也让他感到不适。


“滚开!”


暗夜罗充耳不闻的强硬扒开战枫的手,他没用内力,而是用蛮力将战枫的双手压在头顶。战枫惊恐的看着暗夜罗。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


问:“为什么舅舅只绑脚链?”


罗舅:“其实我有全套的,等成亲用。”


战枫:“。。。。操。”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