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义

与君共长生——第二章

战枫×暗夜罗

我会努力写的甜甜的。


凤骨丹,仙者之丹。凤凰涅槃,毁肌重塑,修为精进,凡者不可食。有生者食之于高寒之地,欲得仙者之缘,奈何肉者凡胎,药力不可受,幸未身死,然内力错乱,面容焚毁,不可再修得武学。遂入乡野,亦得绵长寿数,故而儿孙满堂,一生顺遂。




如果有人告诉战枫,他以后会和一个大男人在一个池子了搂搂抱抱,绝对会被他一巴掌打飞,还是脸朝地,摁土里出不来的那种。


可是现在,暗河宫的寒洞里,两个交叠的身影浸没在潭水中,暗夜罗小心的用内力护住战枫,在吞下凤骨丹的一个时辰后,霸道的药力开始烧灼战枫的四肢百骸,一瞬间几乎带走了他所有的意识,唯有疼,钻心入骨的疼。


战枫曾以为,疼痛是他生活里最普通的事情,从小到大习武练剑 从来都没轻松过,连在牢房里被折磨,他都能承受,都不惧怕。可是现在他真的撑不住了,体内就像是被岩浆涌入一般,身体的每一寸都在被撕裂了,连每一根骨头都像是要被一点一点熔化。龟裂开的皮肤因为暗夜罗放入寒潭的药物不断愈合又裂开,常年冰冷的潭水,一点点染红,尽然漫开些许水汽,开始有着蒸腾的趋势。


战枫在伤口修复麻痒感和入骨的疼痛折磨下终究崩溃了。他紧紧的抱着暗夜罗,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助而绝望。暗夜罗看着他不知该怎么面对,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战枫,脆弱的让他心疼,他后悔了。


他听到战枫带着哭腔说“舅舅,枫儿好疼。”


凌晨,烈火山庄门口,不知何时被人放了三个大箱子。熟悉的场景让留在庄内的黄琮紧张起来,拉着庄内众人,小心的将箱子抬进山庄,打开时果不其然,如歌,银雪,玉自寒都在里面。三人都没有外伤,尽管这样,众人还是十分焦急,一时间手忙脚乱。庄内大夫告诉大家只是中了迷香昏睡了,大家仍是不放心,一直等到他们转醒。


玉自寒最早醒来,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腿和听力回到了从前,如歌和银雪也相继醒来,都没有受伤。


姬惊雷一直等到众人都询问完,终于忍不住问到:“小师妹,大师兄呢?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出事了?”


如歌面色疑惑“大师兄?。。。是谁?”


战枫躺在床上入眼满是昏暗,他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身体更没有一点力气,习惯性的尝试催动内力,阻塞的筋脉告诉他,他是个活着的废人了。


“枫儿,你醒了?”暗夜罗本就趴在床边,战枫一动他便醒了。


对上暗夜罗的目光时,战枫有点恍惚,心里生出一丝怪异,那双看向自己眼睛里包含的情感太过真切,那是不加掩饰的爱意与心疼。就好像在一切真相还没有被打破之前,他也是这样,对着自己练功的伤痕满是疼惜,温柔的过分。可惜,终究都是假的。


“暗夜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冰冷的声音直接浇灭了暗夜罗的喜悦。暗夜罗知道,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枫儿,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舅舅。”他说的那样温柔,可是战枫明显感觉到声音中的压迫感,但他并不打算停下。


“你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报复烈火山庄,你利用我害死我的亲生父亲。暗夜罗,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呵,亲生父亲?”暗夜罗像是听到了极好笑话般,笑得癫狂。


他看向战枫一字一句的说到:“你的亲生父亲,为了所谓的兄弟情谊,将刚出生的你和烈如歌掉包,你的亲生父亲,为了保护烈如歌,明知道你被我欺骗越陷越深,都不肯告诉你真相,你的亲生父亲,宁可将山庄交给烈如歌也不交给你。枫儿,他真是你的好父亲。”


战枫冷漠的脸上出现裂痕,暗夜罗却越说越激动。


“你的好师妹,为了自己活着,选择废了你。”


不是,师妹的选择是被逼无奈。


“你的好父亲,直到临死也不肯告诉你你的身世。”


不是!


“你的好父亲,为了守住秘密,不惜杀害你的亲生母亲。”


!!!!


战枫震惊的看着暗夜罗,他想反驳,想找些理由,喉咙却像是被人死死掐住一样,呼吸都变得困难。


“枫儿,你都不好奇吗,你的母亲平安的生下你,却看见自己的丈夫将刚出生的孩子抱走,她怎么可能同意。烈明镜为了守住这个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她,不是吗?死人的嘴,是最牢的。”


有些东西,自己再小心翼翼的不去想,不去碰,可还是会被人揭开那层微薄的遮盖物,露出鲜血淋漓的真相。


喉咙中的腥甜再也压不住,鲜血顺着嘴角滑落,战枫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枫儿!”





——————————————————————————


战枫:老子刚醒就被气晕了,说好的爱呢,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


舅舅请跪搓衣板。


同志们,我尽力了。_(:3」∠❀)_



评论(6)

热度(18)